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尘泽洪荒 第6节

小说作者:九宫格的太阳 所属分类:玄幻仙侠 下载:尘泽洪荒 关 键 词:

  降泽总算明白了,在一旁看着即是羡慕又是嫉妒的“你们认识!”

  银尘起身拉着降泽的手高兴的说道:“这是小时候,父亲赠与我的玩伴。”

  “呵呵,看出来了!”降泽被这么牵着极度的不适应,又抽不开手,勉强附和着银尘,及其尴尬。

  银尘自顾着紧紧的牵着要将这儿时的玩伴介绍给降泽“这玉麒麟,名唤繁星……”

  “我知道,这另一头火麒麟名叫苍穹,刚才你喊出来我听见了。”降泽还是一边说着一边使劲的将手抽出来。总觉着不可放任了这条龙的行为。

  银尘反应过来放开了降泽,两人尴尬的站在原地。

  “降泽仙君……”仙兵的声音打破了两人尴尬的僵局。

  银尘一脸防备的看着这陌生的来人。降泽看见他们竟是熟人大喜对他们招手嬉笑道:“嘿嘿,两位好久不见啊!”转身同银尘道:“旧识,旧识,不用担心。”

  银尘将目光转向降泽点点头,眼睛在打转,似乎在想些什么。

  二位仙兵道:“降泽仙君好久不见,请问您身边这位是?”两位仙兵可是一路追随者两头麒麟来到空桑山这个位置的,竟发现那两头才苏醒的麒麟竟在和这人在嬉闹。传青龙孟章神君的话“神请二位到青龙神殿坐坐,请吧!”

  降泽突然想到银尘说他认知四方星宿神君那正好带他去会会真正的东方星宿神君到时候就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认识“哎,银尘,你不是说认识孟章神君么,刚好我们去见见如何?”

  银尘看他一眼点头道:“好!”如此简单的回复在降泽看了就是心虚了,想着等会亲眼见孟章神君尴尬的局面,降泽心情说不尽的愉快啊。两头麒麟听见银尘要去青龙殿又是高兴的吼叫,听得降泽有些刺耳。

  前往青龙殿的路上,两头麒麟走在最前面,仙兵在中间,银尘和降泽则是在最后面跟着。

  “刚才我听他们喊你降泽仙君!”银尘边走边说道。

  “额....我乃七重天仙人喊我仙君这很正常。”降泽心虚,也只能避重就轻的解释。

  “你叫降泽?”

  “呵呵!降泽,阿泽,不就是一个名字罢了,应该没那么重要呵呵!”降泽心里嘀咕,不会是要责备自己没有诚实的告诉他名字吧!

  你丹x,ue山上的人也是喊你阿泽么?”

  “没有,这到没有,除了父神和娘亲之外就没人这么喊了!”其实连父母都不曾喊过,为了减轻自己的谎言,只能拉出不知在何处云游的父母来抵着了。至于丹x,ue山,想必在丹x,ue山也没人敢这么去叫降泽仙君的,毕竟地位在那里摆着。

  “那我以后还是喊你阿泽!”银尘心里是开心的,觉着至少自己还算是重要的那个!

  “呵呵,随你!”反正也就一个名字而已,“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想想等会见到青龙神君该怎么办?”

  待这些人走了没影后,空桑山密林深处,两道黑影出现在树林里,而前方不远处是散落在四处的梼杌残肢。“怎么办,梼杌都死了,降泽仙君还没有杀死。我们该如何向巫尊交待。”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会想到他会有这么强大的帮手。”

  “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如此厉害。”

  “哼,再厉害也肯定也不及巫尊厉害!”

  “现在该怎么办,他们已经去青龙殿了我们要跟上去么?”

  “不用,再说了那里有神光护佑,贸然上去,万一被孟章神君发现那多年了的筹划可不就白费了,得先回去向巫尊禀报。”

  青龙殿,孟章神君已经在大殿的门口等着了,其实是心里惴惴不安,安静不下来才在这里等着的。人还没有到,可消息已经传到了,麒麟可是灵兽,只认一个主人的。当年石化成了门神,如今复苏,那一定是感觉到自己主人的存在或事召唤了。

  两头灵兽四个人同时出现在孟章神君面前。两位仙兵回禀了一声“孟神君,人已带到!”

  孟章摇摇手示意他们退下。而眼神一直盯着银尘。

  “孟神君,有好些日子不见了哦”降泽自是不会忘记打招呼。怎知孟神君直接走来,依旧没有理会降泽。而是直接走到银尘面前。

  降泽看着情形在嘀咕道:“莫不是还真的认识?”

  “孟叔叔!”一旁的银尘突然开口喊了一声。三个人同时站在原地,随后便听见孟章神君苍劲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你是……银尘?”

  银尘面带笑容的点点头,又开口喊了一声“孟叔叔,银尘醒过来了!”

  “银尘醒了,银尘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孟章在银尘面前激动的都快手舞足蹈了,“长高了,都长这么高了!”伸手想去扶银尘的肩头,才发现自己竟是矮了当年那个个子小小的男孩,双手紧抓着银尘的手臂“醒来了就好,醒了就好,走同叔叔一起进去!”拦着银尘就往青龙殿内走去,而降泽就这么被无视了。

  尴尬的挠挠头:“原来没骗人,竟然还真的认识啊!”降泽也只能无奈的跟在后面,不时的看见银尘回头看看自己。

  “唉,降泽啊,你你快去酒窖里拿那坛纯酿出来,今儿开行,把那坛酒开了!”

  降泽诧异,不确定的再次问一遍:“师叔你确定要开启那一坛千年之久的纯酿?”至于那坛纯酿平时的孟章君有多宝贝降泽是最清醒不过的了。

  孟章神君坚定道:“开,今儿就开那一坛,还有发信号告知你凌光师父以及另外两位师叔你就只要告诉他们“银尘回来了,他们很快就会赶过来了!”

  虽不明白孟章神君为何这么激动但降泽还是开启了四方特有的传音鼓,将消息发往了三个方向。很快,位于南方降泽仙君的师父凌光神君,监兵神君,执明神君,都来了,速度惊人的快。四方神君难得同聚,如今聚在了青龙殿,聚在一起的原因就是银尘回来了,没人理会降泽,只得无奈,独自一人跟在他们身后,看见大殿门口的两座麒麟石像消失了,而此时身后活生生的那两头,降泽总算是明白了。“难怪会如此熟悉。”

第九章 身世 (主攻大人的身世惊呆了仙君)

  青龙大殿内屋,香炉青烟袅袅,山峦之巅,自是轻纱飞舞。山间清冷,孟章最喜将酒温着喝,而且还必须是凡间的炭火,并非仙界的异火。这法子还是降泽告知他的,起初还不屑一顾,到后来酒不这样喝就觉得没劲了

  酒坛一上桌,降泽就不开心了自己心心念念这坛酒真的是好久了,可孟章神君就是舍不得拿出来,甚至连闻闻酒香都会被骂的那种,每每如此,降泽仙君只能是望眼欲穿了。而如今,就因为这个银尘的到来,不仅可以解封了还是一整坛。四方神君和银尘皆是围着案几席地而坐,四位是长辈,一位是客人,降泽无奈也就只好把酒给他们煮酒一一为他们斟上。倒给银尘时只见他脸色有些微恙,降泽心想“不会是不胜酒力吧!”暗自嘲讽“你就等着喝上头吧,哼!”

  孟章突然开口道:“银尘还是第一次喝酒吧!”

  银尘点点头。那时还是年少,一觉醒来便是不知多年之后,如此又能去哪里喝酒呢!

  “那可得好好尝尝,这酒呀,你章叔可是藏了上千年,降泽僭越了许久都未能喝得到的!”

  陵光神君闻着酒香在看着银尘笑道:“嗯,今儿是个好日子,自然得开这坛酒来庆祝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磕着瓜子,看着着四方神君对着银尘问东问西的。自己想想,原来之前银尘和自己说的那些都是真的,那这么说他还真认识三清天尊了。不得不好奇起来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条龙,又为何会在那晏河城的湖底。

  执明神君不禁感叹道“自从巫妖大战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了,还以为你……”思及过往都不知该如何提及。

  银尘回道:“那时降泽还小,在那次混战中受了重伤,所幸得师父相救,才幸免一死。”

  降泽听着他们的聊天双目锃亮瓜子都忙不过来嗑了,c-h-a嘴道“巫妖大战,师父你们说的可是上古百万年前的巫妖大战?”

  凌光神君瞪了一眼这个自己的徒弟回道:“自古以来的巫妖大战可是只有那么一次的,除了那一次还能是什么时候啊?”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可是百万年前了,那个时候银尘就已经存在了?还参加了那次大战?”降泽想过银尘在湖底睡过肯定不止万年了,竟没想到直接是睡了百万年呀。降泽抬头看着银尘,只见他点点头。“厉害呀,银尘,难怪你会记不得你在湖底睡了多久没想到呀,一觉醒来都是百万年后的事情了,会记得才怪么!”降泽不禁感叹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降泽,凌光神君更是佯装怒骂一句“你小子,找抽是不是!”

  “师父,我说的是实话嘛!”

  银尘只是笑笑不语。

  孟章神君有道:“若将你醒来的这一事告知三清天尊,他定是会及其高兴了。”

  降泽又是一怔:“天尊,你还真认识天尊啊!”如今看来银尘说的真的都是真的了。

  银尘依旧点头微笑的看着傻愣的降泽回道“认识!”

  降泽恨不得找一条缝隙钻进去,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多说什么,不然真就是自找的脑残了。

  凌光神君道:“这元始天尊可是东皇一生的至交好友,银尘作为东皇之子又怎会不知道元始天尊呢!”

  降泽本事用手杵着下巴的手再次塌陷看着凌光神君难以置信的问道:“师父你刚才说的什么?什么东皇之子,你说银尘是东皇之子?就是那个万妖之祖的东皇太一,东皇之子?”

  “……”所有人都白眼看着降泽。陵光神君扭头看向银尘“你没有跟这小子提起过?”

  银尘回道:“是想要提及的,不过他好像不怎么想听。”也确实如此,当初降泽问起他是准备告知降泽一切的,可总是被他打断了。后来也就没有说及了。

  降泽尴尬的看着四方神君然后扭头看着银尘“银尘,你应该直接告诉我的嘛,我还辛辛苦苦把你唤醒过来!我也以为你就是一条在水底修行的一条龙罢了嘛!”

  陵光神君道:“若是他当时告诉你你信么?”

  “额……呵呵,应该不会信的。”降泽也明白,若银尘真的都与他说起了在当时的境况他也不会相信的。他知道这四方神君曾经是东皇的部下,可从来没听他们说过东皇还有这么一个儿子。

  所有人都看着降泽,其实对于这个降泽徒弟辈的孔雀四方神君已经是看得很清楚了,不紧傲娇,还很势利眼。

  “对了……”竟主动伸手挽着银尘的手臂问道:“你师父呢,你刚才说是被你师父救了,那你师父又是谁?”

  凌光神君撇一眼道:“怎么,你是又想为师将你逐出师门是不?”作为降泽的师父,凌光神君是很无奈的,就因为元始天尊赐名降泽给他,当他知道天尊位份更高级的时候他就开始想另寻师父了,这让他这个名副其实的师父有点心塞。

  降泽看着凌光神君嬉笑:“师父,说的什么话呢,徒儿我只认你这么一个师父。”不过若是多了像三清天尊那样的一个也是极好的。

  孟章神君笑道:“哈哈哈,你这只孔雀呀,你哪脑子想什么我们可是清楚得很,不过银尘的师父呀你就别想了。陆压道君恐怕你到死都见到一次呢!”

  坐着的降泽差点从椅子上滑落。

  四方神君见状皆是嘴角上扬微笑,喝着纯酿掩饰内心的笑意。

  “陆压道君?你师父是陆压道君?”降泽直接惊呆了,呆呆的看着银尘。

  银尘见他呆傻的模样觉着甚是可爱扶着降泽微笑的点头。

  孟章凑身到银尘耳边轻声说道:“降泽此生最最羡慕的人就是这个离火之j-i,ng,非三界非四海非八荒的陆压道君!”

  银尘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看着降泽:“若我能再见到师父一定带你一起去!”

  降泽惊喜:“真的?”

  “真的。那块玉面具便是师父给我的。看来这也是一种缘分!”

  “那这么说来,你修的便是陆压道君这一系的玄明气了?”

  “嗯!”

  “难怪呢,我还不解为什么会感知不到你的修为呢。”

  凌光神君面对降泽说道:“感知不到银尘的修为,不仅仅是因为银尘修的是玄明气,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所修行的并非是仙灵或神灵,而是帝灵。”

  “帝灵,你说银尘修的是帝灵,那就是说以后银尘是要做帝王之人!”

  百万年前的巫妖大战,万妖之祖东皇太一凭一己之力血战十二巫,最后双方是同归于尽,凌绝之际,抽出自己的龙脊和自己最后一滴血交由了陆压道君,让他带着尚在年少,又被了巫族瘴气入侵的银尘离开。那时候一旦瘴气入体深入骨髓,银尘就会被瘴气控制,根本不能驱使龙吟魄陆压道君便用东皇的血封印了龙吟破。带着银尘消失了,其实也并非是消失,而是在给银尘治病。道君炼化了一块至纯的神玉制成了一块玉面具,要用玉里面的至纯灵气去吸附那巫瘴邪气。银尘就是如此,一躺便是直接躺了百万年。

  百万年后,降泽一曲游鱼溪水,灵动婉转,银尘便是听着这一曲有了意识。记忆上头,仍旧心有余悸,便多思虑了一会,再次睁眼,看见的是降泽近在咫尺的面容,自那之后,一直挥散不去。悄悄的跟着他,见他自己一人嘀嘀咕咕的模样,踢石头反倒把自己踢疼了的模样,每一样银尘都觉得很喜欢。

  狐岐明阳刚从天后的瑶池仙宴下来,决定来看看师父孟章神君,却看见自己的发小降泽在大殿门口杵着头若有所思。旁边碎石一地,那两头麒麟座竟然不见了踪影。“天哪,这里发生什么事了,那两头石麒麟呢?”

  降泽依旧杵着头手无力的指着前方说道:“喏,在你后面呀!”

  狐岐明月转身吓了一跳,龙的头,狮的尾,鹿的腿,牛的蹄,全身鳞片闪闪,活生生的两头四不像站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抬头看着自己。狐岐明月惊道:“这两头麒麟竟然活过来了!”

  “找到主人,当然也就复活了!”

  “主人,这两头麒麟的主人?”狐岐明月都难以置信“那人在哪里?”

  降泽依旧无力扭头:“诺,里面呀!”

  “里面,我师父也在里面?”

  “你师父,我师父,还有两位师叔都在呢,那人和师父师叔他们很熟。”

  “谁啊!竟是这里厉害,能让两头上古神兽当他的坐骑!”

  “万妖之祖东皇太一的遗子,陆压道君之徒,三清天尊看着长大的人,你说厉不厉害!”降泽是有气无力的重复着银尘惊人的身份,实则内心的沸腾从知道真相开始就没有停止过。

  “呵呵,哪有什么不得了的嘛,就是东皇太....东皇?”狐岐明月的眼神由不屑变成震惊。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96页 当前第6页

首页 上一页 ← 6/9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尘泽洪荒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