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尘泽洪荒 第21节

小说作者:九宫格的太阳 所属分类:玄幻仙侠 下载:尘泽洪荒 关 键 词:

  狐岐明月的面容在那一瞬间变得惨白,没有一丝血色。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当头木奉喝,整个人似柱子一般站在那里不动了。两只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饶府的大门,门头的门匾上依稀可见的蜘蛛网,还有几个大大的蜘蛛闲情的编织着自己的网。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对于狐岐明月来时,与他的分离那还紧紧只是前几天的事情,响起最后见面的那一天自己还对他发脾气了,因为嫉妒他与夫人的那般恩爱,才选择不告而别,怎知那一眼竟又是生死离别了呢。

  颓然的回道明月府里,这里有着两人曾经一起吟诗作画的记忆,狐岐明月双腿一软不受控制的跪到了地上“付连生,饶子瑜,为何你们总是要如此离我而去呢。为什么?”

  进到自己的屋子,屋子里的摆设盖上了一层白布,只是这么些年,白布上确是沾满了灰尘。他记得他离开的时候更本就没有盖上这些,狐岐明月站在屋里自言自语:“子瑜,这些都是你盖着的是不是”轻身晃动一下身型,那些盖着的布匹掉落,那最熟悉的摆设没有挪动过一毫的位置。

  那饶子瑜喜好诗文,狐岐明月会经常想尽办法的带些他想看的诗集给他,所以房里的柜子里还放着好多的诗集,饶子瑜经常是一看便看到深夜,说是怕回去吵醒了家人,狐岐明月直接在自己屋里给他添置了一张床。一个屋里两张床也没觉得奇怪,如今,摆设依旧可人确是再也无法回来了,

  狐岐明月蹒跚的坐到饶子瑜曾经睡过的床上,没有一丝余温,却在枕头底下发现了一个信封的一角,抽出信封,里面竟还有一张书信,狐岐明月颤抖的打开,秀娟却又苍劲有力的字迹,这是饶子瑜的字迹,这在熟悉不过了。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有那么几句“不恨君离别,只恨相识晚。狐岐明月,可否下一世让我早些遇见你。”纸张滑落,倒在已经冰冷的床上,眼眶潸然泪下。

  “上一世,你是付连生,我们错过了,这一世,你是饶子瑜,我们还是错过了。下一世,下一世,我们又该如何?”眼泪吧嗒的低落中枕盼。

  .

  .

  龙三公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东海龙宫了。坐在珊瑚礁的大床上,若有所思。

  “龙儿醒了!”听见龙王关切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父王,龙儿不是在九重天上的么怎么就回到龙宫了呢?”

  “你呀,你师父说你在九重天上遭人袭击晕倒了,是仙兵发现了之后,将你交由你师父九天玄女,你师父她亲自将你送回来的。”

  “可我又为什么会被袭击呢?”龙三公主很是不解。“父王,难道你不觉得奇怪么,我总觉得我好像忘记了什么,已经两次了,上次从丹x,ue山回来是如此,这次从九重天回来也是如此,我总觉得我忘记了什么!”

  龙王身体一怔笑笑:“你这丫头,怕是被敲昏脑袋了呢,不是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么,怎么又会忘记什么呢?”

  “不对,父王,有些事情真的是链接不上了的。”这个问题已经萦绕在脑海里很久了的却一直不知为何。

  “行了,你这丫头,别胡思乱想了。赶紧的起来,你大哥就快从北礁岛回来了。”

  “大哥也要回来了是么,太好了,龙儿可是有好几百年没见到他了呢。”龙三公主迅速从床上爬起来。“我气外面等他……”

  待龙三公主走了没影,龙王慈祥的面容不见了,更多的是透着无奈。

  .

  冥界幽暗的冥王府石窟里,几个冥兵目无焦距的站在门口,而石窟里传来撕裂的惨叫。九天玄女一袭素净的白衣在冥界的幽冥鬼火照s,he之下成了碧绿色的。

  “姑姑可知那个人手中的链条到底是何武器,竟是这般厉害。”

  “不曾见过”

  “开始我听下人来报的时候就想,再怎么厉害肯定也不及拴天链厉害,可如今看来可比拴天链厉害得多了。”

  “那可是能同时将两头上古凶手梼杌瞬间分尸的,能不厉害么!”九天玄女看着离恨天身上一直无法愈合的伤口,面色沉重。本来作为仙界之人,修复一道伤口是在容易不过的一件事了,可如今这伤口确是自己越发运功,伤口不但没有愈合的反而还有越发严重的趋势。

  “早就与你说过,不要去招惹龙三公主,可你偏不听劝。”

  “姑姑,恨天是真心喜欢她的,奈何她总是对我不理不睬,都是因为丹x,ue山上的那个降泽……”已经是疼的满脸虚汗离恨天眼里充满了恨意。

  九天玄女愤然起身:“哼!就算是没了那个降泽仙君,人家也是不肯喜欢你的,你们认识都几千年了,难道你还看不清楚么,还有,你可别忘记了,你可是她的不共戴天的仇人,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养好伤,好好修炼,我巫族的大业可都寄托在你一人身上。”

  “知道了,姑姑!”

  “这都过去几百年了,为何你的控杀术依旧是一点长进都没有。”玄女眼里充满厉色,最是恨铁不成钢。

  “……”

  “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侄儿一直在勤加修炼的,只是不知为何就突然停滞不前了。”

  “停滞不前,你怎不早些与姑姑说起!”玄女愤怒的拉起离恨天的手,抚其脉搏。许久,突然展开笑颜,“恨天,你很快就成功了,你只需继续修炼下去,现在停滞不前只是暂时性的,最后阶层一旦冲破,那你的控杀术就算是成功了。”

  “姑姑说的可是真的?”起初害怕姑姑因此责骂自己才不敢说及情况,竟没想到这不但不是坏消息反而是个好消息,离恨天顿时心情愉悦了许多。

  “这必定是真的,如此重要的事,姑姑怎可能与你开玩笑。”

  “可是,姑姑,如今降泽仙君他们已经发现侄儿是巫族之事了,这该如何是好,万一他们将此事告知了天帝又该如何?”

  “你放心,他们现在想避开天帝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将此事告知天帝。”

  离恨天思虑些许:“是啊,他降泽可是帝灵,若是去找天帝,反而是自投罗网,想一个天帝又怎么可能会容忍一个传世的天地共主呢。”

  “你就专心修炼吧!”

  “不对呀,姑姑,他们不会去找天帝,可不代表他们不会来找我呀,我如今受了重伤,控杀术有还在停滞不前的状态,若是他们来了,侄儿该怎么办?”

  “你怕什么,他们可是生灵,要进入冥界可是要过孟婆庄和忘川河奈何桥的,还有那么多的冥兵,局时难道还不够你逃走的么!孟婆死守孟婆庄可是从来没有放过一个生灵进来过了的。”

  离恨天眼前一亮:“就是啊,还有那奈何桥对于生灵来说那可是断桥,根本无法经过,忘川河那个引渡的老人一但引渡生灵那可是会神形俱灭的,如此我就不信了他们还能游过忘川河不成。”

  “即使如此,你还是得谨慎小心,如今可是控杀术的重要时期,不可掉以轻心。现在我得赶回九重天上去,天帝天后那边可是要随时注意才行。你可是受了重伤,多有不便,你最好安分守己,别尽想着往东海那里跑。不然不止你会暴露,就连在那里的线人也会暴露的。”

  “是,侄儿明白,定会好好在冥界修炼,早日突破这控杀术的最后一关。”

  “我看……你干脆回到底下十八层去,那可是我们巫族的总坛,会安全一些!那里有几个长老,也可监督你专心修炼。”

  “十八层地狱!”离恨天一听说要回到那里,就觉得有些慎得慌。“姑姑,我还是在这里吧!”

  “你……行了,姑姑知道你不想下到那地狱里去,可这也是没办法之事,当年与东皇和帝俊的那次大战,若不是我们躲到那里,那我们巫族恐怕是早就已经被灭绝了。”九天玄女越说越是愤怒。

  “知道了,姑姑,侄儿去便是了!”

第二十九章 冥界行 之孟婆庄(二更)

  欲进冥王府,要走黄泉路,必经孟婆庄,喝了孟婆汤忘却前尘往事,走过忘川河上的奈何桥。方能真正进入冥界,进入世道轮回转世。降泽和银尘二人一起经过了鬼门关的结界,走过一段黑暗的黄泉路,黄泉路越走越是明亮起来,虽然依旧昏暗不见天日但比起之前那一段来竟让人觉得豁然开朗的感觉,一片红色的彼岸花海出现在眼前,鲜艳夺目,将不远处的孟婆庄团团围起。花丛间一条幽径正是通往冥王府黄泉路的另外一段。

  银尘突然停在黄泉路的入口不走了。

  “为何不走了?”降泽不解。

  “此处早已不是百万年前的模样了!”银尘俊逸的容颜上透着一丝忧伤。时过境迁,很多的事情都在产生这变化。

  “你曾经来过冥界?”降泽突然想起自己似乎没有好好了解过银尘,知道他是东皇遗子,知道他是陆压道君的徒弟,知道他沉睡了百万年,现在突然想要了解更多。

  银尘点点头“曾经,来过。”

  “可是因为那场上古的巫妖大战。”

  银尘点头:“阿泽可听天尊说过我还有九个哥哥。”

  “天尊到没有与我提起过,不过传说倒是有,传说东皇有十子,原来是真的,不过传说还说了,这十子都在那场大战当中陨落了。”

  “其实传说的也不假,只不过我比较幸运,被师父给拉回去罢了。”

  “道君肯定花了不少的法力才将你救回来的吧!”

  “是啊!当年那场巫妖大战,我还年少,父王和几个哥哥都不同意我去的,可那时顽皮,还是悄悄跟着去了,巫族有一种很厉害的法术,名为控杀术,一旦修炼成便可控制其它的生灵替他们杀戮。控杀术结合他们体内的巫族元气,更是所向披靡,我有一哥哥不甚被他们控制住了,本来龙族是有龙鳞护体,是不容易被污浊之气入侵的,可我被哥哥一剑刺破了龙鳞,巫气入侵体内,我以为我会死的,就是那时候便去冥界走过一遭,好在后来被师父给救回来了。”

  “也就是因为被巫气入侵,陆压道君才会炼制了那块白玉面具来吸附你身上的巫气的?”

  “嗯!阿泽,你知道么,那时候的冥界根本就没这些,整个空间都是黑暗的,那时候的三界其实更本就没有分得那么清楚,只知道寸草不生的幽冥鬼府是让生灵轮回投胎转世的地方。没有孟婆庄,没有忘川河,更没有奈何桥。没想到如今此处竟是长出如此娇媚的花儿!

  “此处寸草不生不假,这里能养活的植物也就这一种彼岸花而已。”

  “这叫彼岸花?”

  “嗯,只不过花很美丽却没有一张叶子来将它衬托起来,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虽然美丽却过于悲情。”

  银尘本想伸手去触碰这鲜艳的花儿,但听见降泽的话语便很快缩回了手“我们走吧!这花不喜也罢。”

  降泽点头二人便顺着黄泉路走向孟婆庄。

  “银尘,定得好好感谢陆压道君才是,有了他,你才能活下来,你才能遇见我。”

  “……嗯!”

  走了一段降泽竟是突然又发出零星的笑声,银尘不解的看着他,满眼的一疑问?

  降泽笑了笑“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一个词?”

  “何词?”

  “共赴黄泉!”

  银尘突然停下脚步点头到“甚好!”然后抓起降泽的手踏步向前。直至孟婆庄前,双手依旧紧握。银尘一掌推开孟婆庄的大门,降泽无奈摇头,本想着提醒一下银尘礼貌些,可还是晚了一步。果真是,人不可貌相,不过倒也附和作为一条龙的作风。

  门被强行打开,里面却是空无一人,降泽一手拍拍自己的胸膛“还好没人”

  银尘道:“既是无人,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悄悄的穿过孟婆庄走上奈何桥呢!”

  然而事实却不是银尘所想的那搬顺畅简单。降泽刚想要和银尘解释,身后就传来了声音。

  “竟然有生灵敢闯老身的孟婆庄,胆子不小嘛,是不想要那条小命了么?”沧桑的音调在二人身后响起,降泽和银尘急忙转身,却没看见任何的身影。

  “在你们后面呢!”那声音又从庄里发出。

  二人相视一眼才又慢慢转身,看见一个老婆子杵着拐杖在屋内走来走去。此蹒跚的老人正是这孟婆庄的主人—孟婆。

  “进来吧!”孟婆竟还降二人邀约的进去,让他们坐在一张八仙桌旁边的椅子上。隔了一会,抬着两碗汤水摆在二人面前厉声道“喝吧,喝完了赶紧去投胎!”

  “额……”搞半天这孟婆以为二人是来找她要孟婆汤的。

  降泽推开了桌上的孟婆汤说道:“孟婆,我们不是来跟你要孟婆汤的。而是想让你放了我们开启孟婆庄的后门让我们直接上了奈何桥的。”

  “要过孟婆庄必喝了孟婆汤这是规矩。”孟婆苍老的容颜,眼神却很坚定。

  降泽发现两人紧握的手银尘突然松开,而另一只手则扬起了泛着光亮龙吟魄。降泽暗叫不好银尘竟是想要硬闯的节奏呀。急忙又拉起银尘的手说道:“淡定,淡定,这地方,可千万不能硬闯,还有,就算是闯了也没什了作用的。没有孟婆打开这道门我们是过不去的!”

  银尘看了看孟婆,不太相信。

  “银尘,你是相信我的对不对!”降泽坚定的看着他。银尘这才收起了手中的龙吟魄。

  孟婆冷哼坐到二人对面“哼,总算是有个懂点规矩的了!”

  “呵呵,二人到此打扰了孟婆清修还望恕罪。”降泽一脸谄媚的笑意对着孟婆说道。

  “打扰老身的人多了去了,说吧你们既是生灵闯我孟婆庄所谓何事?”

  “闯孟婆庄自然是为了走上奈何桥进入冥界了!”银尘冷冷的来了一句。

  孟婆愤然起身,活了这么千万个年头,还没人敢用这样的口气和孟婆说话呢,如今来了一个犟的,孟婆自然是愤怒的。

  降泽急忙拉住孟婆的袖袍说道“呵呵,婆婆消消气,消消气啊!银尘他不知道这其中的规矩,您就别和他一般见识。”

  孟婆愤怒甩开降泽的手,却晃眼瞥见降泽束在腰间的玉箫突然反手扶着降泽的手臂喊到:“小……降泽,你是丹x,ue山上的小降泽。?”

  银尘和降泽互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看着孟婆。这声小降泽竟把降泽喊了起j-i皮疙瘩,暗自嘲讽:“自己好歹活了这么多个千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我的名字前加了一个小字。”还是笑眯眯的向孟婆问道:“婆婆认识降泽?”

  “认识,当然认识,你是…”孟婆停顿了些许有道:“小降泽你出生的时候啊。老身我还在旁边呢,我可是亲眼看着你跟天尊抢玉箫的,这个你娘亲就没有跟你提起过我?”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96页 当前第21页

首页 上一页 ← 21/9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尘泽洪荒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