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尘泽洪荒 第10节

小说作者:九宫格的太阳 所属分类:玄幻仙侠 下载:尘泽洪荒 关 键 词:

  “不瞒灯神笑话,我这个做弟子一直忙着闭关修炼,也有好些时候没见到师父了,也不知师父近况如何!正想着等龙王的寿宴结束去看看他老人家呢。”

  “哦,那到时候还请仙君替本家向凌光神君问声好!”

  “当然……晚辈一定带到!”降泽讨厌参加宴会就是讨厌如此了,明明不想去理会了还的假装高兴附和的样子。而狐岐明月则在一旁闷声傻笑。

  、

  “东荒大泽青龙殿银尘君到……”

  降泽整个人僵在原地,不知到底该如何是好。

  “银尘君,这人是谁啊?怎么没听说过呢?”降泽旁边传来这样的疑问。

  “哇,银尘君,怎么没听说过呢,不过这仙人长得可真是俊啊!”

  降泽旁边的狐岐明月杵了几下降泽在其身侧小声到“唉!还真的是遇到了,你不看看么,你的东皇太子爷!”降泽皱眉不知是该如何表达这内心激动了,好想转身看看的,却发现自己根本挪不开脚步。

  银尘抬眼看看降泽站着的方向,见他根本就不曾转身看看自己,回以身旁那些人礼貌的微笑就从另一边走进了龙王宫。

  “降泽,你也太没种了吧,杵在这里是几个意思呀,还等着人家上来跟你打招呼?你看人家都走了!”降泽这才恢复了神志急忙转身却只见银尘那依旧清晰印在脑海里的背影,心里空空的。“明月,我们也进去吧!”

  “唉,要不要我帮你啊,我去跟他说我们降泽仙君想你了,你说他会不会很高兴啊?”狐岐明月走着还不忘调忾道。

  降泽眯眼“他高不高兴我不知道,可你残不残废我还是可以预料的。”

  明月叹气:“唉,也罢,懒得管你。”

  “哼,要你多事,你呀就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宴席已经开始,酒席之间恭贺祝福来往不停,海乐之音悦耳动听。一曲落幕,龙王喜笑颜开“本王听说降泽仙君也懂音律,玉箫之韵更为惊人,仙君不如趁此机会仙君吹奏一曲,也让一众仙家饱饱耳福如何?”

  狐岐明月在其一旁小声道:“看吧,女婿的不二人选,一点就是你。”

  “别乱胡言乱语!”降泽起身恭敬的回道:“龙王过谦了,雕虫技艺何来的惊人之语,我看还是不必献丑了。”

  怎知有人附和道:“仙君说的哪里话,若是仙君吹奏之乐视为献丑那我们过往听取过的岂不是连糟粕都不如了呢,我看仙君就不必推辞了,奏上一曲也让我们开开眼见。”

  降泽看似逃不过了也就只能答应了“那小仙就吹上一曲,也祝龙王万寿无疆。”

  “好!”龙王大喜。

  脑子里本是没有什么特定的曲子的,只是抬眼看见珊瑚礁后面站着的银尘,四目相对,有过千言万语,那日一别已是六百年未见了。欣喜难于言表,降泽拿起随身的玉箫置于唇边,箫声响起,空灵绝唱。六百年前晏河城的湖面上降泽吹的便是这一曲。众人听着犹为沉醉。正当众人迷醉之时,几个女子现于庭中,随着乐声翩翩起舞,在几个舞女翩翩簇拥中又从庭上缓缓降落一女子,女子一身粉红的轻纱飞舞,明眸绛唇,摇摆着婀娜的身姿舞于庭中。

  “这便是东海三公主了吧!”

  “都说东海龙王的三公主长得貌美如花看来是真的呀!”

  “就是就是,她呀不仅是东海的三公主,还是九天玄女的关门弟子呢!”

  一舞一曲,配合的严丝密缝。众人是啧啧称奇,更有人惊呼此二人乃龙凤相配。一旁的狐岐明月差点没将口中的仙酿喷杀出来。

  降泽也明白龙王这是为何一定要自己吹奏了,原是有目的的。珊瑚礁后面的银尘已经不见的踪影,降泽心里又是空荡荡的,吹奏的萧乐突然加快了速度,庭中沉醉起舞的女子一时没反应过来落了好几拍,跟不上配乐,一曲落幕,龙三公主的舞蹈却还在旋转着,整场舞显得极其尴尬,龙王三公主顿时成了笑料,最后只得掩面退场,龙王又不好说些什么只得无奈劝说喝酒。

  回到自己位置上,降泽依旧再找银尘的身影,可根本就看不见什么。

  “唉,也就只有你降泽仙君敢如此明目张胆的不给龙王面子了!”狐岐明月在其身边小声的调侃着。

  降泽白他一眼,终是坐不住起身准备离席。

  狐岐明月拉住他:“哎,你去做甚,宴席还未进行至一半呢你就离席了,这样不妥吧!”

  降泽扭头看着狐岐明月:“我就是不想呆了,有何不妥之处么?”

  “额,好吧,没有不妥!”

  降泽起身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席而去,怎知刚一走出珊瑚礁正好与银尘迎面撞个正着。再次四目相对,都不知如何言语。

  “好久不见!”声音沁人心脾。

  降泽抬眼看看银尘微笑的回道“好久不见!”

  “听说你飞升进入八重天了?”俊美的容颜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我也是替孟章叔来的,他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就让我替他来这一趟了,”

  “哦,你一直在青龙殿?”

  “嗯!”

  短暂的问候就这么结速,两人再次陷入尴尬的境地。

  王宫里的宴会依旧还在继续,珊瑚礁大门外传来通报“冥界冥王离恨天到……”

  离恨天迎面走来一直盯着降泽,看不出是何种情绪。二人刚好将离恨天进入宴会的路给挡住了,银尘见状一把将降泽拉到自己身旁,离恨天若有似无的笑意看着这两人从其面前走过进入宴会大厅。

  降泽才感觉到手心传来的暖意银尘就放开了,心里又是一阵落空。

  “我们也进去吧!”银尘的声音再次响起。

  降泽轻叹一口气“好!”

  二人一前一后进入宴会厅,各座一边继续着这无聊的宴会。

  “唉,你们俩和好了?”狐岐明月一边喝酒一边小声问道。

  “喝你自个儿的酒,别瞎乱胡扯!”

  只是宴会进入尾声之时,龙王的海兵跟他悄悄的说了什么,那龙王竟是忍不住当场怒吼起来,“你给本王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宴会顿时陷入僵局,都不知为何原本高高兴兴的龙王为何突然如此生气。

  那个海兵被吓得急忙跪在地上紧张的说道:“回禀大王,刚…刚才小的去巡逻的时候发…发现了龙四皇子遇害了。”

  龙王愤怒起身准备离席,一旁的龟丞相提醒道“大王,这里可还有一屋子的宾客呢?”龙王急忙转身忙道“诸位真是抱歉了,竟没想到会在今日发生这样的事情。”

  “龙王不必顾及我们,龙四皇子的事情要紧,龙王还是赶紧去看看吧!”

  “那本王就对不住诸位,待事情处理完之后本王亲自向诸位表达歉意。”龙王说完在一众海兵的簇拥下离开了宴会。

  正当众人觉着无聊准备离开宴会之时龙王却下了一道命令“龙王有令,因四皇子子无故遇害,为保各位安全烦请诸位暂时留在宴会大殿之中,不要随意出入。待查明真相之时自会让诸位仙家平安离去。”

  降泽饮了一口酒水冷笑道:“美其名曰为保安全,实则是软禁呀!”

  狐岐明月道:“在明显不过了,反正也没什么事,多坐一下也无妨。”

  “也不知这一坐要坐到何时去,看他们一个个虾兵蟹将能查出什么真相出来啊。”

  才刚到宴会不久的冥王离恨天就更加的不服气了“这分明就是软禁嘛,四皇子遇害我们也表示悲痛,可也不能限制了我们的自由呀,再说了,本王这才刚到你们东海,现在连个凳子都还没有坐热乎呢就被你们软禁了。在者这般软禁又是何意,这一众仙家天神难不成都成了害死你们家四皇子的凶手了。

第十五章 信任 (仙君果断出面救主攻大大)

  冥王也是不怕得罪人的一个主,不过也说出了许多仙家的心里话来。

  “冥王恕罪,小的们这也是无奈之举,各位都是三界之内有名望的仙家大神,还望诸位不要为难小的。”这些个海兵虾将的也着实无奈,可终究还是要服从命令的。

  “嗯,这海兵倒是巧舌如簧啊!懂得用名望二字来压人。”狐岐明月不急不慌的说道。

  降泽回道:“他若不这样说,能拦得住这些人么,放眼看去这些仙家众神哪个不是名望颇高修为深远,若真打起来这些个虾兵蟹能拦得住谁呀。”

  两人是你一句我一句的,降泽不时还朝朝窜动的人群中看去,只见银尘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喝酒。

  没过一会龙王就带着一群虾兵蟹将回到了龙王宫一脸的愤怒,都知道龙王七个孩子当中龙四皇子和三公主最得龙王宠爱,而其他的皇子龙王早就分封了海域各自管辖就留了三公主和四皇子。如今四皇子遇害,龙王愤怒也是理所应当的。

  “诸位仙家可真是对不住了,因为小儿的原因不得不将诸位留在此处候着,还望诸位仙家见谅。”

  “龙王说的哪里话,龙王这也是爱子心切才会如此,只是不知龙王可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来了?”

  “事情倒是查出了一些头绪,只是不知道该向这位仙友问起!”

  那位白胡子灯神回道:“莫非是与在座的某位仙家有关?”众人一听便开始议论起来。

  龙王道:“这也并未确定是否有关,只是刚才在宴会开始之时有几个手下见到了这位仙友与小儿碰过面所以就想来问问。”

  降泽一听突然觉得哪里不对,看向银尘坐着的方向,他依旧安静正直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降泽内心告诉自己“此事肯定是与他无关。”银尘突然抬眼,正好迎面撞上,降泽身体一怔,急忙避开不去对望。

  雷神附和道:“既是这样,那便直接问就成了,又又何顾忌的呢?早早查明真相,也算是给四殿下一个交代。”

  龙王道:“那本王就直接开门见山了,还望诸位体谅老夫的鲁莽行为。”

  那些个老神仙,天神皆是无所谓的摇头。反正与自己无关,问与不问都没什么损失。

  龙王道“今儿是本王的寿宴,本是想着借此机会与诸位仙家聚一聚畅享一番,可怎知就在刚才宴会才刚开始的时候小儿就在外屋被人行刺了,此处来往的仙家众多,也不好多说什么,而恰巧有巡逻的海兵经过时看见了小儿与在做的某位仙友正在交谈,待海兵巡逻返回之时小二就被遇害了,这其中相隔不到半柱香的时间。”

  白胡子老头灯神回到:“那如此说来此事与这位仙友有一定的联系,那不如让这位海兵亲自来指认就好了!”

  降泽总觉着尤为不妥便起身:“如此轻易就来指认,怕是不妥吧,海兵也说了有间隔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而这期间又有多少事会发生呢这就说不准了。”

  龙王回道:“降泽仙君有所不知,据巡逻的海兵来报,小儿在遇害之时正当是仙君奏乐之际,局时诸位都在宴会厅内,外屋也根本就没什么人,而在哪个时候独独有一位仙友不在宴会当中。”

  雷神起身急道:“那就直接喊来对便成,是与不是且听听这位仙友说了在做定论也不迟,我看龙王就直接让那位海兵来指认吧!”雷神向来雷厉风行想什么便是做什么了。

  “就不必麻烦哪位海兵来指认了,我便是那位四皇子见到的最后的那个人,龙王又何疑问便直接问吧!”银尘的位置被安排在靠后的地方,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回头看着他。而他却没有半点畏惧之色,蓝色眼眸看去依旧像是能洞察一切。

  “银尘……”降泽忍不住低唤一声。只是银尘并未听到,狐岐明月拉扯着降泽的衣摆示意他坐下,降泽甩开,依旧站在那里。

  银尘看看站在前方的降泽,那张绝世风华的面容依旧没什么表情。

  还有仙子嘀咕:“看他如此自信,想必不会是杀害四皇子的凶手吧!”

  “这就不知道了,就怕空长一副好皮囊却是蛇心肠那就说不定了。”

  龙王起身看了看银尘疑惑问道:“敢问仙家来自哪里?”

  “东方大泽青龙神殿!今日是代表四方星宿神君前来给龙王你祝寿的,这是这四方星宿交给我的请帖,龙王可自行查看。”说着银尘将四本请帖一起丢在身前的桌案上。

  有人小声嘀咕“这人竟与四方星宿神君有官,如此厉害!”

  “仙友既然承认与小儿见过面那不知两位可说了什么有没有发生争执?”

  “我与龙四皇子碰见实属无意,就说了一句话罢了他以为我找不到宴会的位置指引了方向过后就没说什么了。之后我便回了宴会大厅。”

  “你说你回了宴会大厅,那不知可有人见到过这位仙友在此呢”

  “当时诸位都沉浸在降泽仙君与龙三公主的音律舞姿当中又有谁会去注意这些呢?”一位宾客回到。

  “那就是说,没人见到过了!”冥王离恨天突然来那么一句,银尘的嫌疑就越发的大了。

  “谁说没人见过,本仙君就见着了。”降泽心喜,好在当时自己确实见到了银尘,不然又得有麻烦了。

  “降泽仙君何时见过?”

  “自然是在奏乐之时,本君就见他站在那个珊瑚礁那里!”降泽指着之前银尘所站立的地方。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96页 当前第10页

首页 上一页 ← 10/9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尘泽洪荒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