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健身房的秘密情事/误躺敌床

健身房的秘密情事/误躺敌床

整理:腐书网 作者:叫我小肉肉 发布时间:2015-10-18

简介:现代肉文 全裸待机中 番外
现代/警探黑道/弱攻强受/正剧

  1

  冯宇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遭遇到这样的境地,做梦都没想到过。

  他是去本市一个黑社会经营的酒吧里执行任务的,还没等他亮出身份把嫌疑犯悄悄带譴ū 约壕捅磺迷瘟恕

  现在他醒了,後脑勺还突突的疼,不过他没办法去按摩一下後脑勺,因为他的双手被牢牢地绑在身後,嘴被布塞著,眼睛被蒙著,不仅如此,他还是被扒光了,全裸地趴在一张床上。

  他想过翻身,可是一旦运用肌r_ou_,浑身都酥酥的使不上一点力气。

  就算有力气,也很难翻身吧,尤其在身後c-h-a了一根带螺旋状凹凸不平的按摩木奉的情况下。

  按摩木奉并不算很粗,但是对於像冯宇这样的,後面唯一的用途是正当用途的男人来说,後面被c-h-a著东西就已经非常不舒服了。

  按摩木奉应该被涂了大量的润滑剂,他试图努力放松再收紧一下括约肌把异物排出去,可是非但没达到目的,按摩木奉反而像被直肠肌r_ou_吸进去一样,很方便地进入到了更深的地方。

  妈的,这种撑撑的,麻麻的诡异感觉究竟是怎麽回事?他为什麽会赤身裸体像一个待宰的羊羔一样趴在这个鬼地方?

  思维一点点清明起来,身体却不以意志为转移的没有力气,特别是後面c-h-a的那根东西,顶的他难受的不得了,排又排不出去,摩擦著内壁弄得他火烧火燎的。

  比起身体里奇异又羞耻的感觉,作为一个大男人,还是个人民警察,被剥光了如此羞辱才是让他最愤愤的事情。

  妈的!让他逮到始作俑誰ū 欢ǔ榈乃畈荒茏岳碓俟卮罄卫镆槐沧樱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冯宇感觉到有人进来,优秀的警察直觉让他本能感觉到危险,那种气息只有强誰ū 故堑犊谔蜓那空卟呕嵘⒎⒊隼吹谋灸艿墓セ餍云丁

  ”唔……“他想开口说话,想质问来者到底想做什麽,为什麽要这麽对他,可是被布条塞住的嘴什麽话语都说不出来,唯一发出的单音节却像是呻吟一般,让他愤恨地无地自容。

  邹天刚打开门就被眼前的美景震住了。他无法确切地形容眼前的场景,只知道心跳瞬间加快,呼吸本能地承重起来。

  床上的裸男,漂亮到不可思议。他卧趴著,光洁细腻的古铜色肌肤在白昼灯的映s,he下泛出耀眼的光彩,线条分明,肌r_ou_结实又不过分夸张,每一块肌r_ou_都像是最完美比例的雕塑,充满了力量。

  男人一点都不柔弱,反而一看就知道是个强悍的豹子,虽然现在不得不蛰伏。是的,蛰伏在束缚他的绳索之下,蛰伏在後x,ue里埋入的按摩木奉下。

  透明的按摩木奉不算特别粗长,又经过润滑,盈盈地泛著油光,被埋在挺翘有力又紧俏的两片屯瓣之中。他知道按摩木奉的一头一定深入到直肠的中央,在他一缩一紧的运动之间被推移出来又吸收进去,也许s_ao刮到了饥渴的肠壁,也许顶弄到了 y- ín 荡的前列腺。

  邹天不得不幻想,如果这根东西换成自己的y-inj-in-g,能够在那麽漂亮结实的屯瓣里来回抽c-h-a,不用担心他像女人一样不禁干,也不用担心他会哭著跟自己求饶,那种感觉肯定比他所有的z_u_o爱经历都爽。

  像是在征服一头豹子,唯有比他更大的力量,把他c-h-a干到无法自已,紧绷著身子粗喘著呼吸,被快乐的感觉充满全身,因为他的给予而高潮,因为他的控制而扭动著身子求欢,才是让他臣服於自己最好的办法。

  他这几年里,玩过的俊男美女没有几十个,十几个也是有的,经验丰富到可以把自己的情欲控制在掌握之中,连自己都记不清有多久看到美色就心慌气短的地步了。

  ”嗯……“一声似乎是喘息更像是呻吟的轻哼彻底点燃了他情欲的火苗。

  邹天像著了魔一样,被冯宇赤裸的,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任人鱼r_ou_的裸体吸引的无法自拔,特别是那个水蜜桃一般诱人的屯瓣,成熟又多汁,他想上去咬一口,或者狠狠地用手捏几下,看看能不能让它更嫣红,散发出情欲的香气。

  他忍不住自己的心底的欲望,也没有任何必要去忍。这个男人是他接管了帮派成为新任老大的礼物,一定是经验丰富的mb,有什麽道理为了个mb让自己的弟弟忍到生疼呢?

  ”唔……“粗糙的大手刚摸到屯瓣,让两人都像触电了一样有感觉。冯宇的肌肤一定是有魔力的,有磁性的,将他的手牢牢地吸附在上面,他没有思考的能力,双手像是自己知道怎麽去寻找美味一般用力地揉捏了起来。

  邹天的手常年握著枪,自然不是什麽柔荑,每一次的搓弄都带出极大的摩擦,让光滑的屯部毫无抵抗力地被搓捏成奇怪的形状。

  不但如此,邹天似乎还觉得光抚摸屁股根本无法满足他双手更多占领身下男人肌肤的需求,欺负够了可怜的屁股,他开始肆无忌惮地乱摸,从光滑柔嫩的大腿内侧,再到平滑的毫无瑕疵的背部线条,冯宇所有呈现在他面前的方寸,一点都未被错过的抚摸殆尽。

  这可苦了恶心坏了的冯宇。事到如今,他还不知道他面临著的是什麽情况那真是可以去死一死了。可能他逃不过被这个人渣j,i,an污的命运,可是拜托能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麽?抽查s,hej-i,ng完事就可以放开他了,这麽像摸女人一样地抚摸他是什麽意思?莫非他一个男人比女人还好摸麽?

  妈的,不但用那麽色情的方法揉捏他,还摸几下就拍他的屁股几下,听到啪啪的声音他都想咬舌自尽了。这辈子没有那麽羞耻过,谁都没有打过他的屁股,更何况还是身後c-h-a著按摩木奉,被一个男人随意抚摸随意抽打。

  男人用的力气不大,可是每一下都像打到了他的心上。无比的羞愤让他变得更敏感,他倒是情愿男人打的更重一点,能够让他疼,让他不会在这种像挑逗一般的拍打中感受到隐隐的羞耻的快感。

  男人被打屁股也会爽的嘛?他想狠狠地咬自己的舌尖一下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是无奈只能咬到嘴里的布条。没有疼痛,无法清醒,男人充满著耐心,用老练的手法把他抚摸的差点j-i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他紧紧闭著嘴,怕自己再忍不住呻吟出来,想他堂堂一个警察,现在连自保之力都没有,被像女人一样j,i,an y- ín 玩弄,如果再叫出些什麽,那他妈可是丢脸丢大发了。

  男人像是摸够了他,双手停留在他的两瓣屯瓣上,用力地向外掰开,冯宇感觉到股间一凉,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掰开屯瓣轻而易举地就露出了c-h-a著按摩木奉的x,ue口。他的x,ue口漂亮到不可思议,没有杂乱的ga-ng毛,有的只是颜色极淡的褶皱在透明的按摩木奉的进入下轻轻地张开。他应该不常接客,可能还是个雏等著自己来开苞。想也知道手下送给自己的人肯定是干干净净的。

  如果是处男的话,他得更小心一点,今天看来不发泄了两三回自己都无法满足胀痛得不得了的兄弟,那前戏就要更耐心,免得这mb不尽c,ao,自己也不尽兴。

  邹天很想看看这麽美的x,ue在按摩木奉的抽c-h-a之下是怎麽样的 y- ín 靡色彩。他打开按摩木奉上的开关,按摩木奉当即小幅地震动了起来。

  ”唔……“这下被折腾了半天的冯宇又忍不住闷哼出来。原来c-h-a在自己身体里的破玩意儿还是个高档货,带电的,通电後麻麻的感觉瞬时从後x,ue震到了直肠,传荡到四肢百会,所有身上有感知的部位都酥了。

  冯宇的後x,ue早在邹天进来之前就被涂抹了大量的润滑剂,按摩木奉震动哪里能满足邹天玩弄他的欲望,反正就当润滑了,他也乐得可以仔细的观摩一下这个泛著水光 y- ín 靡不堪的s_aox,ue是怎麽被假r_ou_木奉进出的。

  邹天一手抚著他的屁股,一手拉著小幅震动的按摩木奉,来回地在他的x,ue里抽c-h-a了起来。

  嫩红的ga-ng口随著按摩木奉微微地翻进翻出,通过透明的按摩木奉很清晰地看见x,ue里的嫩r_ou_被挤压,被撞击的场景。润滑剂在每次抽c-h-a之下都被带了些许出来,染得 y- ín 荡的ga-ng口黏黏滑滑的,一片狼藉。

  邹天每一下都捅的不是很深,但是对於从来没有被人碰过後x,ue的冯宇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刺激了。

  ”唔唔……“他不由自控地开始呻吟,刚才按摩木奉左右震动根本就比不上现在因为人力而在他的直肠里上下抽c-h-a带来的触感。似乎肠道里的每一寸都被碰到了,他只感觉到又麻又酥,有一种渴望从x,ue里传达到了大脑,竟然……竟然想让那个家夥能c-h-a的更深一点,更深一点的地方更痒,更渴望……

  他重重地喘著气,感觉到自己的y-inj-in-g也在那该死的按摩木奉的抽c-h-a之下b-o起了,摩擦著棉质的床单,隐隐地也现出了一些快感。

  他不想承认自己被一根按摩木奉就玩的b-o起了。但是不承认有什麽办法,这种蔓延的痒意,这种急切的渴望,是完全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

  2

  凌乱的大床上,一个体态修长匀称的漂亮身体匍匐著,他无法说话,目不能视,手不能动。光裸的屁股中还c-h-a著一个不断进出而且来回震动的按摩木奉。

  按摩木奉不停发出滋滋的声音,刺激的他满是润滑剂的x,ue口噗噗作响,电流声、水声和他不时传来呜咽一般的呻吟声交汇成了最 y- ín 靡的乐章,让在他身上,控制著他身体快感的男人胸膛不停地起伏,用深呼吸让自己能稍微平静点。

  可那是没用的,这身体太诱人,对他太具有吸引力了。邹天像膜拜一样覆上了冯宇的身体,细细密密地亲吻他光裸的背部肌肤。

  男人的唇并不比女人粗糙多少,反而比女人的亲吻更有力。冯宇感觉到背部的肌肤不但被滚烫的唇亲吻,还被s-hi漉漉的舌尖舔弄,舌头顺著他的背脊线条,从下到上,来来回回地被像蛇一样灵活的舌尖玩弄,男人像是玩弄不够他似的,不但又吻又舔,还不时用牙齿轻轻地啃噬。搞得他又痒又痛,难受之极。

  不但如此,可能是一直被压著的关系,两颗r-u头已经被床单磨蹭地很难受了。不但又燥又热,还微微有些胀痛。

  见鬼了,男人的r-u头也会发胀的麽?又不是涨奶!冯宇在心里骂道。可是这种胀痛却催生了他很想被抚摸一下安慰一下的渴求。

  冯宇大口大口地喘著气,借此来消弭身上的燥热和不安。男人却像看穿了他的心思,流连在背脊的同时,灵活的双手从底下探进了他压在床单上的r-u珠。

  “唔……”他忍不住爽地叫出了声音。男人粗糙的手指刮到他的r-u头让他像是被扎了一下那样刺激,硬得发痛的r-u头被手指捻著捏著,敏感地不得了,很快就又发热发烫起来。

  邹天也感觉到手中可爱的小r-u尖硬硬地在自己手指之间摩擦著,男人的r-u头不比女人,柔软细致,但是却也别有一番风情,娇嫩地挺立著,发抖著,似乎在恳求他更多的玩弄。

  这小子真是太性感了,邹天两手没停下对两颗r-u尖的蹂躏,从背部转战到了冯宇敏感的脖子处开始舔吻。

  那是清醒的男性味道,没有甜腻的香水味,也没有臭烘烘的汗味,有的只是清爽干净,沁人心脾的味道。邹天感觉自己都要迷上这个mb了。他疯狂地在他脖子根部用鼻子呼吸他的味道,用舌头品尝他的皮肤,亲著亲著,就含到了他小巧的耳垂上。

  无论男人女人,耳垂是好多人的敏感点。对冯宇来说更是,他是那种别人对著自己耳朵边上说话都会耳红的人,更何况被一个男人直接含进了嘴里,像嘬奶一样吸来吸去?

  “唔唔……”他痒的都要疯了,整个身体都敏感地泛出了粉红的色泽。而身上那个混蛋非但没放过他,还一下拔出了那根丑陋的按摩木奉,让他的後x,ue突然间无所适从。

  男人像是品尝不够他的耳垂似的,舔冰激凌一般把他的耳廓从内到外仔细地允了一遍,还把那根丑陋的,已经b-o起了好久的家夥在他的屯缝中蹭来蹭去。

  屁股早已经非常s-hi了,r_ou_木奉和屯部做著互通有无的相互运动,从股逢中渗出的润滑剂不出意外地沾到了笔直的y-inj-in-g上,龟*上的前列腺液礼尚往来地把洞口弄地更加s-hi润不看,如果此时掰开冯宇的屁股,肯定能看到 y- ín 荡的水光和饥渴开合的美x,ue。

  邹天的r_ou_木奉硬地快爆炸了,可是他却奇迹似的忍住现在就c-h-a进去占有身下男人的冲动,他想全方位的,好好的,彻底地玩弄他,怎麽可以直接进去c-h-a两下就完事呢?那样太粗糙太不尽兴了。

  冯宇屁股无论观感,手感,还是j-i巴在股逢中徘徊摩擦的感觉都那麽好,有力的屯部肌r_ou_软软地夹著来回蹭的r_ou_木奉,时而从x,ue口溜过,时而贯穿整条股逢。

  邹天觉得自己的r_ou_木奉就像一根大热狗,被夹热狗的专业面包裹著,就差在上面淋上点白色的色拉油。

  “嗯……”冯宇被蹭的尴尬极了,耳垂烫的跟著了火一样,他还扭不开头,更避不开在他私密的地方如入无人之境来回的r_ou_木奉。

《健身房的秘密情事/误躺敌床》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