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染上我的颜色

染上我的颜色

整理:腐书网 作者:宁成桂冠 发布时间:2019-06-12

简介:文案
这是一个光精灵族的小王子亚祈,被暗精灵古诺吃掉的小故事呀~

   ☆、第一章

 
  
  青羽大陆
  希茜湖是光j-i,ng灵族居住的地方。 
  亚祈是光j-i,ng灵王宫里的小王子,有着j-i,ng灵族里少有的湖蓝色头发,浅蓝的眸子如同一汪清泉,明澈动人。 
  谁都知道亚祈是光j-i,ng灵族的福祉,受到希望之树保护的j-i,ng灵,也守护着希茜湖这一片净土。 
  亚祈还只有九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坐在高高的书堆里,亚祈看了许多关于青羽大陆的传说,还有各个可爱亦或危险的j-i,ng灵种族,他向往极了。
  父亲和哥哥们不让他离开希茜湖,为了保护他。等长大以后就可以去很多地方了。 
  亚祈喜欢在王宫里吟唱古曲,浅浅动人,唱给他窗前的黄莺听。或者修习法术,现在的他已经能施展一些小法术了。 
  不同种族的j-i,ng灵可以掌握不同的属性能量,比如风j-i,ng灵的风,光j-i,ng灵的光。 
  而除此之外,只有很少一部分j-i,ng灵可以修习法术。光j-i,ng灵里,除了亚祈的哥哥父亲,也只有几个长老能够施法。就算如此,法术的修习提升也极为困难。 
  听说,王宫里今天来了其他j-i,ng灵族的客人。亚祈闪了闪眸子,笑嘻嘻地跑了出去。躲在帘子后面,瞅着会议厅里谈话的人。他的父亲,二长老还有他的大哥都在。今天来的似乎是木j-i,ng灵和暗j-i,ng灵。 
  木j-i,ng灵大多是生活在绿玉森林里,有着漂亮的绿色头发,对植物的掌控能力较为娴熟。 
  来使名叫吉丝罗,j-i,ng致的面孔,绿莹莹的眼眸,是木j-i,ng灵族的二长老。 
  暗j-i,ng灵是稀有的黑发黑眸,就连唇色也是淡淡的暗色。这个种族的黑暗能量极为强大,但j-i,ng灵数量并不多。 
  亚祈有些好奇,暗j-i,ng灵因为数量少,所以神秘而强大,书上的记载也只有几行。 
  据说光j-i,ng灵和暗j-i,ng灵是有传说渊源的。光j-i,ng灵和暗j-i,ng灵都诞生于古巨人的灵骸。j-i,ng灵吸收古巨人的j-i,ng华,成为有灵性的生物。向光的一面是光j-i,ng灵,背光的一面则是暗j-i,ng灵。 
  亚祈竖着耳朵,听见众人在商量三族交界处,新发现的白水晶矿石开采的分配问题。因为平常与暗j-i,ng灵族往来较少,不免有些观念分歧,需要争论好半天。 
  亚祈微微打了哈欠,有些无聊,等他十二岁长了翅膀,就可以偷偷溜出去玩了。 
  会议结束,亚佑走过来抱起在角落睡着的亚祈,无奈笑了笑,见眼角还挂着一滴困倦的泪。将弟弟抱回房间的床上,又吻了吻亚祈额头。 
  亚祈翻了个身,迷糊地睁开眼,已经是深夜了。 
  莹星点点,微光耀耀。 
  亚祈伸了个懒腰,起身端了一碟点心,走到殿门口的月光下坐下。
  晚上的月光,也是很温柔的光。 
  “洛—伊——”亚祈眯着眼有些舒服地低低哼着歌。 
  星星的荧光,翩翩起舞。围绕着亚祈闪闪发亮。好看的蓝发垂在白皙的脸旁,在微风下摇曳。 
  “咯吱”树枝被踩压。亚祈睁开眼,就看见不远处一个暗色的黑影,深黑的眸色,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亚祈不自觉摸了摸脸,起身,慢慢走下台阶,“你是谁?” 
  走近才发现这个j-i,ng灵比自己要高一些,面庞虽然遮在y-in影里,但也依稀俊朗深邃。只是周围萦绕着浓浓黑雾,显得不太真实。 
  亚祈平日里没有伙伴,穆然见到这么一个外族j-i,ng灵,还是很高兴的,“你是暗j-i,ng灵吗?” 
  他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亚祈才发现他嘴角沾有干涸的血迹,右手绑着绷带好像受了伤,黑雾便是从这里止不住地溢出来。 
  “你受伤了。”亚祈想摸摸他的手。 
  对方退开一步,不想,踉跄地就要倒地。 
  亚祈连忙扶住他,在他面前蹲下身,“上来,我背你。” 
  古诺犹豫地看着亚祈的后背,美好的让他有些不忍玷污。他是黑暗的,见不得人的,从来没有人愿意触碰他。 
  只是下一秒,古诺就晕了过去。 
  亚祈将人背到自己的房间,给他擦拭干净脸庞后。释放出自己的光明能量,一点点吞吃掉他的黑雾,给他治疗伤口。 
  黑雾慢慢消散,但深深的暗色就好像追随着在古诺周身,不让他见到光明。 
  古诺醒过来,天已经彻底亮了。翻身起来,发现体内的伤已经好了许多。房间里华丽而温馨,墙上的画像是昨夜的光j-i,ng灵。救了自己的蓝发j-i,ng灵,窗外还有鸟儿在啼叫,一切都显得这般美好。 
  古诺摸了摸自己的心,微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想治他于死地,让他自生自灭的人,下一次,就该他们消失了。
  不过,不着急了,他或许可以在这里多停留些日子。
  “你醒啦?”亚祈推门进来。 
  父亲说,暗j-i,ng灵族内起了争斗,所以将这个j-i,ng灵送来这里修养,等内战结束了再接回去。还说,让自己少接触,不过他才不会听呢。 
  “我的能量治愈还不够支撑你的伤完全愈合。你先把这个药吃了。”亚祈偷偷从哥哥那里求来了一颗高级药丸。 
  古诺接了过去,“谢谢。”嗓子还有些低哑,看着单纯的亚祈,将药丸吞了下去。 
  “我晚上再给你治疗一次就好了。先带你去吃点东西。”说着就去牵他的手。 
  古诺讷讷地看着亚祈牵着自己的手指。白与黑的光*合在一起,怎么能这般温柔。“你叫什么名字?” 
  亚祈回过头,笑道“亚祈。你呢?” 
  古诺顿了顿道“古诺。” 
  “古诺,欢迎你来到美丽的希茜湖做客。”亚祈开心地认可了这个新朋友。 
  只是两人刚走出去,就见亚佑疾步走了过来,眼中冒火。 
  亚佑一把扯开亚祈牵着古诺的手,将亚祈拉进自己的怀里,大手摩挲着亚祈的手心,抹掉刚刚沾染上的黑色。 
  “哥哥?” 
  “父亲的话你也不听了?暗j-i,ng灵你碰不得。” 
  “为什么?”亚佑不解。 
  “你现在还小,如果被他渗进了黑暗之力,就得一辈子受制于他。” 
  “不会的,哥哥。我的身体你还不知道吗?” 
  古诺看着两人亲密的举止,有些刺眼。 
  “不行,任何可能都要杜绝。”亚佑摸了摸亚祈额前的发。“乖,你得听哥哥的。” 
  亚佑的话音刚落,亚祈已经乖乖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亚佑转头看向古诺,语带狠厉,“既然亚祈救了你。你可以留在这里,但你休想再见到他。否则就送你回去。” 
  古诺无畏地点点头,跟着侍卫离开。 
  又回头看了眼安静睡着的亚祈,沾染过我的颜色,迟早都是我的。 
  亚佑发现古诺眸子里的占有欲,转身遮住亚祈,随即离开。他会保护好弟弟的。 
  
 
  ☆、第二章
 
  
  “大哥,那个暗j-i,ng灵呢?”亚祈醒来就非常生气,“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他身上还有伤!” 
  亚佑捏了捏眉头,案桌前的公务还没完成,“他会好好的,你难道还不相信大哥吗?” 
  “那你带我去见见他?” 
  亚祈才不会放弃,这是他第一次认识外族j-i,ng灵。 
  “不行。”亚佑拒绝。 
  亚祈看了大哥一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于是,在亚佑近半个月都没理亚佑一句话的情况下,亚佑万分艰难的同意了。 
  而后亚佑得寸进尺,要求每月去一次。只是必须在侍卫的眼皮子底下,两人不可以有任何的肢体接触。 
  亚祈嘿嘿一笑,“谢谢哥哥。”一溜烟就跑回去了。 
  亚佑无奈地看着跑远的亚祈,这个小孩就是他天生的命门啊。 
  亚祈拿了一些小玩意,噔噔噔地就跟着侍卫去见古诺了。 
  王宫很大,古诺被安排在一个小花园里,四周安排了许多j-i,ng灵守卫。 
  古诺体内的伤基本已经愈合了,因为希茜湖的阳光太过充足。所以他不得不选择白天睡觉,晚上活动以吸收暗光。 
  “古诺—”亚祈还站在门口就迫不及待喊出了他的名字。 
  躺在床上的古诺瞬间起身,掀开被子。冷淡的面孔起了一丝愉悦。 
  亚祈一推开门,就看见了古诺。周身的暗色已经收敛得很好,纯黑的眸子,在眼角处勾出一线深黑,显得锋利而危险。 
  似乎还长高了一些。 
  “你现在看起来有j-i,ng神多了。”亚祈有些高兴。 
  “谢谢。”古诺说道,不自觉温和了眉眼。 
  “你多大了?”比他高一个头了。 
  “十五。” 
  “那你有翅膀对不对?可以让我看看吗?”亚祈惊喜地围着古诺转了一圈。 
  古诺看了眼周围的侍卫,摇摇头,“下次,偷偷给你看。” 
  “好,那等我长出翅膀了,也给你看。”亚祈坐到了一旁的石台上。 
  古诺看着亚祈简单的快乐,修长白皙的双腿不时来回摇动,“你哥哥让你来的?” 
  “对呀。不过我每个月只能来一次,而且不能触碰你。”亚祈低头有些抱歉道。 
  古诺露出了一丝的笑意,在亚祈耳边低声道,“我可以偷偷来找你。” 
  “真的?”亚祈有些高兴,又随即收敛表情,不让侍卫发现异样。 
  “嗯。但需要给我一样你的东西,我才可以找到你。” 
  亚祈想了想,解下了他右脚踝上的一个小铃铛。 
  这个铃铛是他用小法术变的,只有细听,才会听到很小的清脆的铃铃声,“这个小铃铛还有三次隐身的机会,如果用完它就会碎掉。” 
  古诺看着亚祈脚踝上,还印着淡淡红痕。接过了金色铃铛,握在手心里。 
  在亚祈看不见的地方,小铃铛被古诺一点点浸没在黑雾里,是他的了。 
  “我还给你带了一些书,你无聊的话都可以看。光j-i,ng灵的书和暗j-i,ng灵的书应该很不一样。”亚祈用自己的小施法木奉变出了几本书。 
  “可以给我讲讲暗j-i,ng灵还有关于你的故事吗?” 
  古诺靠在窗边,绿藤随风摇曳,微长的黑发垂在眼睫,却自带温和。点点头,给亚祈讲暗j-i,ng灵的故事。 
  亚祈听得很认真,暗j-i,ng灵是不能修习法术的,他们依据不同的天赋而具有不同的暗黑力量,有的甚至可以毁灭一切。 
  但这样的力量已许久不曾存在了。 
  暗j-i,ng灵是黑天使在远古时期的后羿。只是后来遭到神界的打压,暗黑力量削弱了近八分。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天使,慢慢退变成为了众多j-i,ng灵族里的暗j-i,ng灵。 
  古诺是暗j-i,ng灵国王死去弟弟的孩子。 
  一出生,便失去了父亲。而刚刚继承王位的国王尚未坐稳宝座,自然要斩草除根。在父亲心腹的保护下,古诺才一次次死里逃生。 
  亚祈听得有些难过,相比自己的无忧无虑。古诺却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与生死。 
  “那你不要走了吧,你的国家这么危险。”亚祈看着古诺说道。 
  古诺向前走几步,站在亚祈面前,缓缓道,“你父亲并不欢迎我,即使是你也不可能改变。” 
  亚祈有一丝愣神,他从来没有想过。是的,很多事情都是父亲哥哥宠爱着他,却不会由着他。他不能出去,他不能见到更多的j-i,ng灵。 
  古诺伸手想摸摸亚祈蓝色的头发,又收了下来,“你要记得我。” 
  “嗯。” 
  亚祈踮起脚,在古诺耳畔轻轻道,“可以等你晚上来找我的时候,再摸头发。” 
  亚祈笑的很温柔,他能理解古诺对光j-i,ng灵的好奇,就像他一样。 
  古诺压下心中的情绪,“好,还有我的翅膀也可以。” 
  亚祈的眼珠更亮了。 
  亚祈在古诺的小花园里呆了快一天,很晚才回去。哼着歌,看着今晚的月色,格外温柔。 
  回到宫殿,刚洗完澡,就看见大哥已经推门进来了。 
  亚佑半个月来,好不容易得到可以和弟弟说话的权限。搬了小板凳就坐在亚祈的床边,还拿了本故事书。 
  “以后不要再和大哥闹脾气了,好吗?”亚佑银色的头发在窗外月光的掩映下,烁烁发亮。 
  平常不怒而威的大哥,总希望给自己所有的美好与快乐。 
  亚祈走到床边,掀开被子窝了进去盖好,只露出一个小脑袋,“那大哥以后也不可以随便就让我睡过去。” 
  “好,大哥答应你。”亚佑点头。 
  “大哥,古诺是我的朋友,你不要赶他走好吗?” 
  亚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有些生气,“亚祈,暗j-i,ng灵不是什么善良的族类。他们天生就是黑暗而饱含欲望的。” 
  父亲到底是老了,不吸取教训,竟然让这样一个麻烦的暗j-i,ng灵留下来。 
  “不,不是…”亚祈正想反驳,就被大哥打断了。 
  “你知道父亲的妹妹是怎么死的吗?就是被一个暗j-i,ng灵骗走了心,又被无情的杀害。”亚佑眼里含着仇恨,“亚祈,大哥不希望有一天你也突然消失,就再也找不到了。” 
  “雅娜姑姑?她,她…”亚祈有些难以置信,原来父亲一直不肯说的… 
  “你不能相信暗j-i,ng灵所谓的朋友。” 
  
 
  ☆、第三章
 
  大哥说的没有错,但不代表全部。他所见所知得很少,少到只能看书。
  经历过黑暗的人才更懂得黑暗。
  但他从来没有在古诺的眼里,看到对自己的恶意。
  亚祈开始专心修习法术,提升自己的光明能量。所有的被杀害都源自于弱小。
  希望之树下一次的苏醒就在十年之后。
  亚祈翻阅到阁楼顶层的古老书籍,他是因为希望之树才诞生的,受到希望之树的保护。而拥有特权的他,也迟早会受到窥觊与波及。
  所以父亲和哥哥才将他瞒得紧,保护得好。
  这样无知的被动,或许他该主动去抓住些什么。
  亚佑不曾想到,当初的一番劝解,成了日后亚祈离开的缘由。
  是夜。
  古诺握着金色的小铃铛。
  额头现出红色的纹路,似有雷电隐耀。六翼黑翅“倏”的展开,在夜色里呼呼作响。
  又如旋风一般,展翅高冲,消失在天际。
  亚祈还点着灯,细细翻读书籍。只觉得眼前一晃,手中的书便被抽了去。
  “古诺!”亚祈有些惊喜,没想到古诺真的找到他了。六翼翅膀还未收去,微微展开便占去了小半个房间。
  黑雾依旧缭绕不息,将古诺包裹其中,隐约下添了几分凌厉与神秘,让人心生畏惧。
  古诺并指在额头抹下,电光微合,六翼慢慢收叠。
  亚祈走到古诺的翅膀面前,眼睛亮亮的。哥哥父亲的翅膀都是洋溢着白色的光芒,而异常柔和干净。
  古诺的翅膀是强劲而危险的,是黑暗中的利刃,展则生威,收则内敛。
  亚祈的手指摸上了古诺的翅膀,捏了捏。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坚硬,反而带了一丝柔软,翼骨质感而顺滑。
  “嗯—”古诺翅膀一抖,就见亚祈整个头都埋到了他的羽翼里,轻轻嗅探。温和的白光与翅膀的暗光交织融合,让古诺产生一种这人天生就属于他的错觉。
  古诺忍住将人直接抱进怀里的冲动,僵硬的伸出手,将亚祈从自己的翅膀里拉出来。
  “你的翅膀真好看,不,我的意思是很厉害。”亚祈的手还抓着翅膀,舍不得松开。
  “我要离开了。”古诺温柔的摸上亚祈的蓝发,轻轻顺在他的耳后。
  “什么?你要走了。”亚祈一瞬间没反应过来,有些不太相信,“我们才认识没几天。”
  “嗯。”古诺点点头,家里的事情该处理了,认真地道,“你…要保护好自己。”
  亚祈眨了眨眼睛,意识到这是真的,眼眶就红了。“你也要一直活着。”再见,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不怕,我会来找你的。”古诺拇指轻轻抹过亚祈颤动的睫毛,合上他的眼。
  “嗯—”亚祈闭上眼睛。
  手指离开后,“倏”的。
  等亚祈再跑到窗边,天际便只剩下了一道残影。
  良久,“洛伊斯—悠——”,亚祈看着黑夜里的星,浅浅唱出的曲调,悠悠扬扬,飘到遥远的土地。
  愿,一切安好。
  ——————————————
  九年后。
  “父亲,有亚祈的消息了。”亚佑拿着一封信激动地走到了亚斯特的床前。
  光j-i,ng灵族的老国王已经年迈,新上任的长子亚佑不负众望,将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
  而幼子亚祈五年前留下一封信离开后,便杳无音讯了。说是要去找二哥,其实是去历练闯荡。
  时隔多年,穆然收到亚祈信的亚佑,一点都淡定不了。
  天脊高原。
  一身白袍,繁复的蓝边花纹时而显现。
  狂风吹起蓝色的长发,飘飘扬散。气质泠然而独立,一手握弓,一手拉弦。
  “咻”
  灰白天边的魔鹰,一箭而落。
  “师父的箭术果然又j-i,ng进了。”一个风j-i,ng灵的少女展翅而飞,去拾起击落的魔鹰。
  “现在的魔j-i,ng灵,就喜欢研究些邪门歪道。”风j-i,ng灵祖雪愤愤地道。
  亚祈微微摇头,从宽大的袖袍里伸出白皙的手指。在魔鹰的头上轻点三下,温和的白光便逐渐退去原本的灰芒。奄奄一息的鹰,也重新焕发生机。
  “离开这里。”亚祈说着,雄鹰已经展翅高飞,朝着来时的方向而去了。
  “师父,前面就是暗j-i,ng灵族最繁华的都城洛伊城。似乎是最近几年才改的名字,暗j-i,ng灵族现在并没有国王,而是由一个神秘而强大的暗j-i,ng灵所控制,”祖雪将自己收集到的信息都讲述给亚祈听。
  希望之树即将苏醒,新的圣元之泉眷顾了暗j-i,ng灵,三个月内必将落在这片洛伊之城的土地上。
  蠢蠢欲动的魔j-i,ng灵在各个角落遍布眼线,从他们最近几年的举动来看,怕是酝酿了一场大y-in谋。
  “大人,暗黑法石有波动了。”一个暗j-i,ng灵上前一步道。“位于洛伊城的西南角。”
  光影里,大人微垂着双眼,卧坐在黑色椅座里,一手把玩着几颗法石,“退下。”
  “是。”侍卫离开。
  古诺低笑一声。这次,该主动来了吧。
  亚祈,真让我好找。
  哪曾想当初的铃铛在几个月后便碎裂。等他再去光j-i,ng灵族,得到的却是他离家出走的消息。
  九年了,不知现在的他是哪般风姿。
  古诺压下心中的渴望,手中的法石却化成了灰烬。
  洛伊街区。
  繁华的建筑广场、店铺,虽是暗j-i,ng灵的地盘,也不乏他族的火j-i,ng灵,月j-i,ng灵……往来商贩络绎不绝。
  “西街区,南街区,在这里。”祖雪买了一份洛伊城的地图,指指画画,“暗黑竹林。”
  亚祈接过祖雪手里的地图,思量二三。看样子,魔j-i,ng灵的力量还是渗透了进来,再寻下去恐怕要露出马脚,手指移向了北边的洛伊拍卖行,“我们去这里。”
  “什么?为什么要去...”祖雪奇怪着还没问完,就被亚祈扯走了。
  “你现在去旅馆收拾东西,然后来这间拍卖行找我。”亚祈在她耳边小声道。
  祖雪见亚祈神色认真,也不再多问,“嗯,好。
  洛伊拍卖行。
  “请问您是有需要拍卖的物品吗?”前台是一个温柔的水j-i,ng灵,见来人戴着半边银色面具,气质卓绝而神秘,想来定不简单。
  亚祈点点头。
  “好的。如若鉴定物品价值超过500晶,您将可直接进入主会场。超过1000晶,则可享受贵宾待遇。请跟我来。”水j-i,ng灵微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第四章
 
  进入内厅的封闭鉴定室,三个年事已高的暗j-i,ng灵正在幼稚地比着谁的子孙更厉害。亚祈反而有了一丝犹豫,竟然都是暗j-i,ng灵。毕竟在那人的地盘上,还是隐蔽些的好。
  三个暗j-i,ng灵看见亚祈,只觉眼前一亮,立马围了过来。
  “冰j-i,ng灵?”
  “不是不是,冰j-i,ng灵的发色没有如此纯净,要偏白一些。”
  亚祈没想到这几个老头一眼就看破了自己平日里的伪装,“这是我要出卖的物品。”谨慎地没有直接使用法术变出来,而是在宽大袖袍的掩饰下拿出了个小盒子。
  三人不再纠结于这个j-i,ng灵的品种,接过盒子打开。一枚纯黑色的汐月晶,大约一指宽。
  “这,这。”
  “汐月晶?”
  “不是说汐月晶已经绝尽了吗?”三人面面相觑,眼神中不乏讶异。
  汐月晶的用途非常狭隘,但对于依靠天赋而强大的暗j-i,ng灵,却是极为的稀有宝物。它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增强j-i,ng灵的暗黑能量,从而弥补暗j-i,ng灵在天赋上的不足。
  “这不过是我偶然得来的,还请估个低价。”亚祈道。
  “低价五千晶。”另一个为首的暗j-i,ng灵点点头。
  “好小子,专门拿到暗j-i,ng灵的地盘上来卖。”一个暗j-i,ng灵咋舌道,“今晚又多了一件压轴宝贝。”
  “还请这位客人,随我进包间。”水j-i,ng灵微笑示意道。
  亚祈刚离开鉴定室。
  “快,快。蓝色头发,就是这几天出现。”
  “赶紧通知大人。”
  三个暗j-i,ng灵老头子,着急忙慌地跑了出去。
  亚祈哪里知道自己躲得过暗黑竹林,却躲不过拍卖行。
  亚祈坐在包间内,观察分布在几个角落的魔j-i,ng灵,心想可以离开了。叫来方才的招待员,为祖雪留下些许信息。
  正欲从后门溜走,却不想被暗j-i,ng灵给拦下来了。
  嗯?嗯?
  亚祈一秒就反应过来,连施法术,白光一闪,即刻消失在了拍卖行。
  几个暗j-i,ng灵守卫一脸懵而惊慌,人呢?
  亚祈出现在拍卖行的两条街道之外,月色正好,只是意识到自己给祖雪留的暗号,可能会被暗j-i,ng灵给利用,还来不及细思。
  只觉脖颈一疼,瞳孔微缩,就倒晕在身后人的怀里。
  古诺抱着怀中的温热,一身白袍,翩翩少年。
  亚祈在月光的映s,he下,白皙如水,蓝发莹莹,宛如沉睡中的王子,静穆而雅致。
  古诺温柔地收紧手臂,低头在他额上亲了亲。
  等祖雪来到拍卖行,问起亚祈的时候。却只从暗j-i,ng灵处,得到几句莫名其妙的话语,说什么早已经离开了。
  祖雪只以为师父临时有事,自己甩掉魔j-i,ng灵后,也暗自潜伏了下来。同时为后面来的人做接应。
  “嗯—”亚祈皱了皱眉头,挣开眼睛。朦胧一片,面具已经被取了下来,却被遮住了眼睛。
  手脚也用特质的施法绳捆了起来。
  亚祈挣了挣,完全用不上劲。他知道到是谁绑了自己,毕竟在暗j-i,ng灵的地盘上。魔j-i,ng灵可没有这个本事。
  亚祈侧过头,微微感知四周,“古诺?”
  话音刚落,就被人狠狠捏住下巴,抬了起来。
  低哑地回道“嗯?”。古诺看着眼前的人一脸疑惑,带着一丝迷茫,却又可爱极了。
  “先,先解开…”亚祈还想说点什么,“唔—”
  s-hi热的舌舔舐上他的唇,猝不及防被撬开齿贝。
  “古…”亚祈跪坐在地上摇摇头,却被古诺抵在墙间,拥在怀里。丝毫无法逃离这个霸道的吻。
  亚祈挣扎着红了脸,不知是羞涩,还是害怕。古诺解开他眼睛上的带子,一手捧着他的脸细细吻着,像是要尝尽他的味道。
  亚祈微微睁开眼,就掉进了古诺那双纯黑又深情的眸子里。
  亚祈有很多种办法可以逃离这里,可他舍不得伤害到古诺,他知道这么多年他有多么不容易。
  古诺趁机用牙轻咬住亚祈的舌尖,亚祈一颤,眼角都快泛了红痕。又被迫带入新一轮的深吻厮磨。
  良久,古诺才不舍地分开。亚祈软软的倒在古诺怀里,身子还一抽一抽。
  “亚祈。”低沉的声音,还有些许伤心,“亚祈,我找了你好久。你,你没有等我。”
  亚祈丝毫没想到,古诺会对自己抱有这样的情感。这么多年过去,他只以为在对方心里,自己顶多算个不太熟的朋友。
  “别怕,我会给你一点时间。”古诺似乎察觉到了亚祈的无措,收拢自己的手臂贴着亚祈,温柔地道,“不过我等不了太久,你只能是我的。”
  亚祈将头埋得更低,这些年他有留意古诺,也在暗中尽可能的帮助他。可这里面更多的是担忧挂念,或许还有一些敬佩。
  唯独没有想过爱恋。
  “你先解开我身上的绳子。”亚祈从古诺怀里退出来,脸庞却依旧透着绯红,僵硬地侧过脸不看古诺。
  古诺看着别扭的亚祈,知道他是害羞,伸手给他解开绳子。
  亚祈这才注意到四周像是在一座城堡里,空旷幽暗,弥漫着化不开的雾色。
  不自然抿了下唇,睫毛眨了好几下,小心翼翼地看向古诺。
  古诺变得成熟深邃了许多,眼角留下的一道细微疤痕,显得专注锋利。
  额心上的红痕,为他添上了一丝惊艳。
  亚祈压下心中一丝莫名的情绪,企图转移开话题,“五十日后,希望之树苏醒,圣元之泉将会在洛伊城现世。你该好好防备魔j-i,ng灵的。”
  古诺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而是道,“你知道,为什么要叫洛伊城吗?”
  “嗯?”亚祈有些没跟上古诺的节奏。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你,你用歌声把我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
  古诺顿了顿,认真道,“我不知道你唱的什么,但洛伊两个字就是刻在了我的心里。”
  亚祈没想到古诺如此情深,叹出一口气,“你,你不必如此的。”
  “你不排斥我的吻”,古诺垂下眸子,牵过亚祈的手,覆在自己的胸口,缓缓道,“其实也是喜欢我的。”
 
  ☆、第五章
 
  亚祈觉得自己简直招架不住,这么多年的冷静瞬间破碎。
  古诺已经不是他小时候认识的那个少年了,现在的他强势而霸道。不可否认,对于刚才的吻,他是有些情动的。
  亚祈抽回手,犹豫道,“我会试着喜,喜欢你。”说完,亚祈就觉得自己脸烫得可以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古诺低笑一声,从后面拥住了他,“不喜欢我也没关系。”
  握过亚祈的手,两人的气息黑白分明,交织相融,“毕竟从你九岁,沾染上我的颜色开始,就是我的人了。”
  亚祈终于能够理解,当初大哥的担忧是多么真实而正确的。怎么办,他好像已经被骗走了。
  从遇见,便开始注定。
  绿竹盈窗而动,黑暗与光明已经没有了尽头。
  “魔j-i,ng灵的人是我故意放进来的,你不用担心。”古诺这才有心情给亚祈解释道。
  亚祈点点头,用法术变出一块汐月晶,足有巴掌大小递给古诺,
  古诺看着手里的,想起了拍卖会上的那一小截汐月晶,低笑道,“原来心里还是有我的。”不行,那一小截他也要弄过来。
  亚祈脸庞褪去红色后,恢复了皎皎冷然。
  湖蓝色的发顺落在腰间,长发并没有遮去原本的俊逸英华。透澈的眼眸目若朗星,直让古诺暖了心神。
  “你多加小心,我该走了。”亚祈连给古诺回话的机会都没有,就展开翅膀飞走了。
  想到自己曾经也这么做过,古诺有些无奈。
  低头看向手里偷来的一小束蓝发。古诺系在了自己的发间,黑发里一撮蓝色。古诺觉得挺好看,很开心。
  这下总可以找到你的。
  亚祈联系上了祖雪后,事实证明,祖雪还是很机灵的。
  并没有露出任何慌张,与光j-i,ng灵接上头后,也陆续隐蔽了起来。更何况有了古诺的包庇,伪装也显得方便许多。
  将魔j-i,ng灵耍得团团转,不过这也只是魔j-i,ng灵的边缘力量,算不得什么。
  魔j-i,ng灵族造诣最高的便是魔法,一般掌握在中上层的j-i,ng灵手里。
  魔法不同于法术,魔法重在最后导致的结果发生变化,是有威力的。而法术则重在某种能力,并不能产生实质性的伤害。
  得知亚佑也在赶来的路上,亚祈连忙前去接应。
  一族之长的国王不好好当,还跑到这里来。亚祈当然明白大哥是担心自己,毕竟他也好些年没见着大哥了。
  “大哥。”亚祈高兴地喊着,亚佑还是老样子没有变化太大,风度凛凛,气质凌然。
  亚佑一把抱住亚祈,当初可爱的弟弟已经是大人了,不过还是很可爱。
  亚佑捏了捏亚祈的脸颊。百里开外的古诺就莫名觉得心酸酸的。
  “这些年你去哪了?居然不告而别。”亚佑皱眉,就准备开始算账。
  “我就是外出历练历练,大哥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为什么在暗j-i,ng灵族,是不是对古诺那小子死性不改?”亚佑一想到这些事情就来气。
  亚佑也只是随便问问,毕竟他知道弟弟是为了圣元之泉来的,却罕见的看到亚祈脸红了。
  亚佑企图说服自己这是没有的事情,可是事实摆在这里,弟弟只怕已经对古诺动情了。
  “你是不是没有脑子。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亚佑戳着亚祈的脑袋,气的直冒火。
  亚祈没敢吭声。
  于是,亚佑理所当然的要去修理古诺一顿。
  然而,惨败。
  别指望古诺对这个未来大舅子,有什么好感,手下留情之类的。
  古诺记着呢,当初就是他忽悠亚祈远离自己。
  呵呵!
  亚祈看见一身是伤的亚佑回来,就心疼了,当下决定可以晾一晾古诺。
  装可怜的亚佑,表示在这里扳回一成,也是可以的。
  一个月后,各族的j-i,ng灵也察觉到了些许异常,陆续聚集到了洛伊城,一时人满为患。
  “你回风j-i,ng灵族为我带封口信。”亚祈给祖雪分配了任务,自己也离开了洛伊城。
  圣元之泉现世的那一天,他必须呆在希望之树下,接受守护。
  圣元之泉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力量,却是让各族j-i,ng灵都为之争得头破血流的气运。因为圣元之泉的分得,象征着一个j-i,ng灵族往后一段时间里的气运。天灾,人祸,天赋,能量,繁衍…都与此相关。
  亚祈跋涉几天,终于到达了希望之灵的入口。
  但没想到,有些人不去争夺圣元之泉,跑到这里来堵他?
  凭他闯荡的这些年,各族的j-i,ng英大抵还是听说了的。
  火j-i,ng灵,魔j-i,ng灵,木j-i,ng灵联手,一共五人。任何一个都足以称得上顶尖的高手。
  亚祈面色平淡,白衣未染,冷冷得看着五人。
  “光j-i,ng灵族的小王子,我们也不想欺负你。答应我们的条件,一切好说。”其中一个魔j-i,ng灵握了握手里的魔木奉,戏谑道。
  见亚祈看了他一眼,魔j-i,ng灵继续道,“我知道你在洛伊城有人手,只要将你们所得的圣元之泉分出六成,给我们三族。便可放你进入这希望之灵。”
  “据我们所知,如若你进不去。怕是要被抽离守护之身,沦为一个废人。你也不想如…”
  魔j-i,ng灵顿声。
  对面的亚祈已经搭好光明弓箭,直对准他的额头。
  “咻—”,即使魔j-i,ng灵早有防备,也未曾料到这支箭的速度如此之快,虚影未及目。
  “噗”,箭棘带风没入身体。魔j-i,ng灵直接退坐在地上,面色一变。那柄弓箭竟是纯正的光明武器,魔法毫无作用。
  魔j-i,ng灵吐出一口淤血,捂住肩颈上的伤口,光明之力还在他的体内乱串,“呵,有意思。”
  说时迟那时快。
  五人同时动手,身形迅猛形成弧形包围亚祈,截断退路。一时光影烁烁,各式强劲的能量直击亚祈。
  亚祈面色冷峻,两手转而交握祭灵双剑。后退半步,双翼齐鸣。
  “光明之神,愿得昭誓。”
  光芒骤起,亚祈睁开蓝眸,化为守护之灵。攻击落下,轰鸣不绝。
  亚祈后退几步,双脚踏地几寸深,缓缓舒展开双翼,苍白的脸亦是嘴角见血。
  下一刻,亚祈身影如魅,手挥祭灵,白光闪耀,与五人混战在一起。
  行动之间只见尘土飞扬,刀剑乱舞。
  纵使亚祈再强,也终抵不过五人的强势攻击,不久落了下风。
  偏偏五人又不对亚祈下死手,一招一式,拖延着战斗,都挑战着亚祈的心理防线。
  但。
  瞬间。
  漫天黑雾,便笼罩全场。
 
  ☆、第六章
 
  亚祈只觉得自己瞬间,被拢在了一个强势而又温热的怀抱里。
  闻到是熟悉的味道,安心又温暖,亚祈眼睛都懒得睁开,埋在古诺怀里,好累。
  其他几个j-i,ng灵在黑雾中,只觉雷电闪耀,感知也瞬间被隔绝,恐惧重重压在心头。
  终于在死了一个同伴后,四个j-i,ng灵不得不在重伤下,使用秘法,落荒而逃。
  古诺等亚祈恢复了几分力气道,“你现在进去吗?我在这里守着你出来。”
  亚祈睁开眼,从古诺怀里出来,正欲点头。
  却穆然觉得后面被拉扯住了。
  回头,古诺好像发现了自己心爱的玩具,拉着他的尾巴道,“为什么你的守护之身,会长出这么可爱的尾巴?”
  亚祈扯住自己的尾巴,想从古诺手里抢过来,装作冷淡道“放手。”
  古诺没有松手,反而摩挲了几下。
  亚祈脸红了,软声道“放手。”
  古诺很听话的松开手后,又低头在亚祈嘴角亲了一下,“快进去吧。”
  亚祈不自然的偏过头,“你还是回洛伊城吧,那里的事要紧。”
  “没你要紧。”
  “……”
  希望之树苏醒的那一日。
  有流言道,暗黑竹林里的露珠在本族力量的培育下,百分之二十可以转化为本族的圣元之泉。
  各族正欲一拥而上。
  不想,在希望之树下修习了三日的亚祈,直接借用守护之力化身,出现在了暗黑竹林。
  一挥手夺走了五成的露珠,两成暗j-i,ng灵,两成光j-i,ng灵,剩余一成给了风j-i,ng灵。
  其他的五成让剩下的十余个种族争抢,而这其中以火j-i,ng灵,魔j-i,ng灵,木j-i,ng灵争得最少。
  当然夺得也只是一方面,能不能守住还要看真本领。等一出了暗j-i,ng灵的地盘,新一轮的争抢又随即开始。
  而亚祈依旧坐在希望之树下,近十日。
  亚祈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到当初,他如果没有遇见并救下少年的古诺。
  古诺也没有死去,只是失去了一只手臂。
  因为孤僻黑暗,长大后的古诺强大到无人能敌,黑化着杀了所有的暗j-i,ng灵。
  亚祈看见古诺一个人,站在死亡之海的高崖上,夕阳染红了天,他的眸子里流出了血。
  众人咒骂着,厌恶着,逼着他跳下去。
  其实古诺可以杀了所有人的,可是他太难受了,他不知道他丢了什么,找不回来了。
  他只看得见茫茫深渊里的白骨堆堆,好像只有死亡里,才能听见那悠悠的古曲。
  他的残骸坠入深海地狱,永远不见天日。
  亚祈睁开眼,额头还冒着汗。捂着胸喘息了几口起身。
  还未站稳,就跑了出去,连飞行模式都忘在了脑后。
  古诺正坐在一颗树下睡觉,察觉到亚祈的气息,也很快醒来。
  刚准备站起来,就被亚祈一把扑了下去。
  来不及高兴亚祈的热情,就发现亚祈将他抱得很紧,身子还在微微颤抖。古诺连忙抚慰起亚祈的后背,担忧道“怎么了?”
  问完又连忙检查起亚祈的身体,见没有受什么伤,才微微松下一口气。他并未察觉到什么危险的气息,难道是被吓到了?
  亚祈抱了很久,才抬起头,蓝色的眸子里s-his-hi的,“对不起,这么多年都没有来找你。”这样他就可以早一点保护好他的古诺了。
  古诺看到了亚祈眼里的紧张,低头温柔地吻掉他眼角的泪,“那现在的你喜欢我吗?”
  “喜欢。”亚祈点头,虽然还不太明白,但他想他是喜欢的,不然为什么会有这么撕心裂肺的痛楚,“我会保护好你的。”
  即使所有的人,都对你敬而远之,我也一定会站在你的身边,守着你。
  古诺托起亚祈的后脑,深情地吻住他。
  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你不行。
  在往后的五十年里,光j-i,ng灵族与暗j-i,ng灵族逐渐崛起为j-i,ng灵族两大巨头。风j-i,ng灵族也紧随其后。
  古诺自然而然地从亚佑手里拐走了亚祈,气得亚佑直蹦脚。
  云芷泽。
  一波江水,一叶舟。
  亚祈坐在古诺的怀里,扯着他的头发,看见里面的一抹蓝,奇怪道“你什么时候偷偷把我的头发系上去的?”
  古诺看了他一眼,然后亚祈被迫,在自己的蓝发里系上了一束古诺的黑发。
  亚祈愣愣地盯着自己头发里的那束黑,在蓝色中很突兀,但心里异常满足。
  “你的暗黑能量怎么这么强大?”亚祈一直对古诺那天打赢了五个j-i,ng灵强者印象深刻。
  古诺淡淡道,“我是变异的暗j-i,ng灵,同时拥有雷电力量。”
  “变异?”亚祈有些讶异,一般来说,父母是不同种族的j-i,ng灵,孩子只会继承其中一方的能量。比如他二哥就是继承了母亲的风j-i,ng灵能量,所以才会一直生活在风暇谷。
  “那你母亲是雷j-i,ng灵?”亚祈想起以往的种种,摸上古诺额间,“所以,这里是你的雷电力量?”
  古诺点点头,“十岁那年,我的雷电力量第一次爆发,就在额间留下了这道红纹。是那天的血迹,抹不掉。”
  古诺觉得自己有些可怜兮兮,揽过亚祈的腰身,一口咬住他的耳尖。
  “松嘴。”
  “不。”
  “你又想做什么?”
  “我想摸你的尾巴,快变出来。”古诺压着声音,热气直往亚祈耳朵里冒。
  亚祈痒痒地捂住耳朵,“不行,你昨天晚上才握着它睡了一晚上。”
  “嗯—你是吃醋了吗?”古诺扑倒亚祈,“让我好好疼爱你一遍,里里外外都染上我的颜色。”
  “不……”亚祈呜咽着消了声。
  这里被伤心的略略略给吃没了。
  亚祈再醒过来的时候,天上已经是繁星点点。
  亚祈不知道的是,月光下,连他乖巧的小脚指上都印了红色的咬痕。
  夜色如水,小船随波。
  古诺安静地睡在他的身边,亚祈牵起他的手,十指相扣。
  眼角带笑。
  愿用此一生,来染上你的颜色。
  “黑暗在光中照耀,而光却不能理解他。”
  我放荡余生,也要化成黑暗,来守护你的孤独。
  (完)

《染上我的颜色》点评